东莞好久代驾服务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谁能给代驾一个名分?

编辑:东莞好久代驾服务有限公司   时间:2013/05/07   字号:
摘要:谁能给代驾一个名分?
“从2004年初公司成立至今,已做了12万份业务,可工商执照上写的还是‘汽车驾驶服务’,代驾两个字从来没出现过。”北京奔奥安达汽车驾驶服务有限公司经理何进的语气中听得出些许焦虑。临近中秋和国庆,正是代驾业务最火爆的时候,但何进和他圈内同行们的担忧却与日俱增。“要是总这么没名没分没规矩,我害怕早晚有一天,整个行当会被他们做臭了。”
“黑代驾”蓬勃发展
何进口中的“他们”,指的是日益发展壮大的“黑代驾”。昨晚,记者在58同城网上搜索“酒后代驾”,结果显示,5日、6日两天内,发布代驾服务的帖子有30多条。记者随机联系4位发帖人,询问“能否开发票”,能提供正式发票的仅一家,其余3家明确表示“没发票”。
“不开发票,可能有税务方面的原因,但更可能的是,这并不是正规公司,根本提供不了发票。”何进告诉记者,判断是否黑代驾其实特别简单:是否佩戴胸卡证件、是否首先签署代驾协议、是否能提供正规发票。
临近中秋,奔奥安达公司每天的业务量攀升至150单左右,与往年旺季相近。尽管“醉驾入刑”后代驾市场越来越大,但绝大多数正规公司的业务量仍然与以前相差无几。硕大的市场蛋糕正在被日益蓬勃兴盛的“黑代驾”们瓜分。
被“黑代驾”“黑”了
与黑车之“黑”同源同义,黑代驾游离在正规军之外,不用受到任何制约,但比黑车更甚之处在于,由于开的不是自己名下的车,只要不在交警眼皮底下,交通法对他们也同样鞭长莫及。
8月12日凌晨,家住朝阳区炫特区的杜先生在簋街找了一位代驾司机。一路昏沉中平稳到家,服务费仅有100多元。然而9月1日他偶然在交管局网站上查询违法记录,却突然发现有两项闯红灯。一看时间地点,恰是享受代驾服务的那次。再找出当时的名片联系司机,对方矢口否认违法与自己有关。再打电话,对方关了机。由于没签署任何协议,也不知道该司机所属的公司,杜先生只好自认倒霉,自己去交那400元罚款。
杜先生说,曾听说有“黑代驾”趁着客户醉酒不省人事,盗窃车内财物的事情,相当于以前的“卷包儿会”,却没想到还有交通违法的风险。“我后来宽慰自己,假如他当天撞了人或撞了车,把我扔在那儿顶罪,他自己跑了,我不是更难说清楚吗?好在平安回了家,就算万幸。以后最多不找代驾了呗。”
不少人都有与杜先生相似的经历:酒喝多了,上车前看上去还正常,车子一开动很快丧失意识。如果此时面对的是个手脚不干净的黑代驾,毫无反抗能力的客户无异于狼口旁的一只无助羔羊。假如她恰好又是个貌美女性……
都没名分说谁“黑”?
和很晚进入代驾市场的公司相比,早期入行企业的工商执照上,经营范围包含“汽车驾驶服务”,这已算是相当幸运。而近年来注册的不少公司却多是“汽车服务、汽车技术服务、商务服务”等语焉不详、大而化之的称谓。行业内所有正规企业从未有过真正的“代驾”名分,“正规军”们指责别人是“黑代驾”,底气也就并不那么足。
何进说,工商注册时从未明确包含“代驾”,这其实是不承认代驾属于一个新的服务门类。整个行业也就不可能成立行业组织,无从制定行业规范。时至今日,任何国家机关都没有出台法律法规或规章约束代驾行业。这就从源头导致行业内鱼龙混杂。“我曾给交通委、交管局、商委、发改委和市政府写信,在国家发改委向社会征集《为十二五规划建言献策》时,写过5000字的《大力发展中国汽车代驾服务行业》建议书,但至今还没有什么成效。”
代驾行业存在的问题早已引起社会关注。去年北京两会期间,市政协委员苗乐如提交了关于《发展规范北京市酒后代驾服务市场》的建议。去年6月23日,相关部门回复,将针对酒后代驾服务业开展调研,积极推进立法。不过一年过去,仍无结果。
何进说:“有组织的好处是,如果客户与代驾公司发生纠纷,可以先找公司,如果协商不成,可找行业协会,找主管的国家机关,最后再找法院。有规矩可循,全行业才能健康发展。”但如今,没名分、没约束造成的最直接后果就是没有准入门槛,随便什么人都能在这个硕大的市场里挣一笔快钱。特别是黑代驾,除非是发生交通事故被交警抓了现行,或者因刑事犯罪被警察追查,否则不会有任何机构、法律能管得了。
上一条:开车途中司机突遇脚抽筋 交警帮忙代驾护其脱离险境 下一条:暂时没有!

服务项目

联系方式

联系人:李经理
电话:0769-7469903
传真:0769-7469903
邮箱:service@shriye.com